找好服网-国内最大的新开传奇游戏发布网站-www.yabo-bls.com
您现在的位置:找好服网 > 游戏资料 >

罗永浩隐退,俞敏洪挣扎上岸!失意企业家在直播间找出路,记得带带李国庆

时间:2022-06-16 点击:125

核心提示:作者:徐晓倩图源:俞敏洪李国庆直播截图两大知名企业家走到了人生抉择的路口。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直播间折腾了半年后,终于找到了属于新东方的直播风格,以双语直播杀出了...

作者:徐晓倩

图源:俞敏洪李国庆直播截图

两大知名企业家走到了人生抉择的路口。

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直播间折腾了半年后,终于找到了属于新东方的直播风格,以双语直播杀出了一条生存之道,实现3天内涨粉100万,陷入沉寂的东方甄选彻底被盘活;罗永浩则宣布退出社交平台,投身更烧钱的AR创业大潮中,尽管在科技创业中屡败屡战,但罗永浩的诗和远方似乎还在继续。

时至今日,直播带货终于捧红了两大互联网大佬。不管是俞敏洪,还是罗永浩,直播带货都不是他们的理想生活,而是被现实击垮后的无奈选择。罗永浩很早就表明过态度,不会把直播带货当作一辈子的事业,俞敏洪的直播带货也一直强调,农业才是第一重心。

事实上,在直播带货的企业家队伍中,更多的人还挣扎在黎明前夜。他们想借助直播的影响力,为公司获取一定的声量,却长期抓不到直播间的流量密码。

想靠“鸡汤文学”翻身,一场直播销售额仅1万

今年3月,拉勾招聘创始人许单单加入到了直播带货的大潮中。在直播带货之前,许单单留给外界的形象是年轻人创业导师,这似乎也成了他转战直播间的一个切口。

不少互联网企业家投身直播带货都有个共同点,以知识类的观点输出,代替吆喝式的带货模式。

许单单也不例外,其风格是捕捉一切社会性热点,或是认为“互联网员工高薪是被行业惯坏了”,或是“建议非985、211的本科生不要进工厂”,或是抨击“高考报名专家误导考生填志愿”。

在发布的112条短视频中,许单单大多以招聘网站创始人的视角为年轻人指点迷津,其中讨论度最高的就是“本科生是否要进工厂”,点赞数量1.2万。

许单单的带货商品和他的直播风格一脉相承,近期上架的产品仅有两样,分别是由他亲自创作的书籍《临界点》,和售价399元的职业发展训练营课程。

时代财经统计发现,近5场直播带货中,职业发展训练营课程累计销量达到128单,销售额仅有5.1万元,5场直播的销量抵不上东方甄选低谷期的销售额零头,和罗永浩的直播战绩相比,更是差之千里。

虽然有着独角兽企业家的光环,但是许单单的名气没有为他带来直播间的人气。

红人点集数据显示,近7天许单单一共直播了5场,总销量为134,总销售额仅有5.13万元,平均一场销售额仅1万元,最高在线人数仅有148人。当前,许单单的抖音粉丝数量不超过5万人。

和许单单直播间的人气相似,拉勾网的处境也并不乐观。这家创立于2013年的公司越来越远离社交舆论场。一度,拉勾网也是资本的宠儿,天眼查显示,拉勾网是一个互联网招聘服务网站,已融资5轮,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、启明创投、前程无忧、弘道资本等。

2017年9月,拉勾将60%的股份出让给竞品前程无忧。次年,拉勾网就被爆出盈利前景不明朗、员工离职,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的拉勾网前景堪忧。许单单曾喊下的豪言壮志——公司预计在2019年赴美上市的计划更是遥遥无期。

春招中的求职者筱筱对时代财经表示,她同时下载了boss直聘、前程无忧、智联招聘、猎聘,拉勾网成为招聘公司赛道中被遗忘的一员。另有应聘者在社交平台上透露,自己同时向boss直聘和拉勾网投递简历,前者得到了60-70家公司的反馈,而后者只有30家。

“过气”企业家,在直播间找不到出路?

俞敏洪和罗永浩属于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。俞敏洪贵在坚持和创新;罗永浩则是找到了靠谱的带货团队,并且搭建了品牌化的直播间,才能功成身退。

而像许单单一样,希望靠个人语录翻红的企业家也不在少数。

360创始人周鸿祎坦言,自己也有直播带货的念头。不过,在近期的亚布力论坛上,他宣告了直播带货计划的告终。

“我最近是想做带货直播,但昨天试了一下发现不行,我这个人太理想派,实在抹不下面子。我觉得做带货直播真的需要特殊才能,你们不要瞧不起带货主播在那喷两个小时,吹自己的东西有多好,他这个话是一直都不停的,这点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初期,不少互联网大佬并不能接受看似不太“体面”的直播带货模式,随着抖音平台流量的倾斜和一夜爆红的话题人物,一场企业家带货潮正在袭来。

从2020年到现在,除了罗永浩和俞敏洪以外,还有董明珠、李国庆、梁建章、张朝阳、樊登等多个创业明星、大佬亲自下场直播。

其中不乏诸多戏剧性的案例。曾经鄙视直播带货的李国庆,经历了“公章”事件后,于2021年4月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生涯,从售卖老本行书籍到跨行卖起了酒水,并由此成为与“潘子”“嘎子”“震子”并列的酒类四大天王“庆子”。

两个月前,李国庆和还在挣扎中的俞敏洪连麦,两个失意中年人互相调侃,毫不留情面地揭露对方的伤疤。前不久,李国庆又和电商界大咖凡客诚品创始人陈年,一起直播卖服装。在当晚的直播中,一共9款凡客诚品的服装,在直播间里共卖出了6035件,实现了约43万元的销售额。

如今,俞敏洪已经找到了真正的流量密码,而李国庆还在反复寻找下一个翻红机会。

数据显示,近期李国庆的9场直播,总销售额为439.9万元,日均销售额为109.97万元,与新东方的带货成绩拉开了差距。

作为企业家直播带货的潜力股尚且如此,其他创始人的直播成绩无疑更为惨淡。

今年3月底,纽诺教育创始人王荣辉搞了个“坦白局”,称自己卖了4套房子欠债一个亿。公司临近破产边缘,王荣辉打算走罗永浩的老路,靠直播卖课还债。

然而,观众并不为女创业家直播卖课还债的剧本买账。王荣辉在抖音开设的主题为“家庭教育到底教什么”的直播,每场观看人数不超过1000人,甚至在有的时间段内,直播间在线人数仅有1人。

靠知识付费走上互联网舞台的樊登,同样抓不住直播带货的风口。虽然其在抖音上布局了包括樊登读书app、樊登读书立志服务中心、樊登读书微课等十余个品牌账号,但每个账号的成交金额依然不容乐观。

不难发现,每一位企业家入局直播带货名利场,都抱着类似的目的,让更多人发现公司的新业务,或者通过直播开启事业的第二春。

他们转战直播间的背后,都代表着一个行业的没落以及转型的失速。然而,靠着名人效应,互联网企业家往往能在首场直播收割流量,但很快就陷入沉寂,真正能从“失意者联盟”中走出困境的寥寥无几。

(时代财经)

  • 找好服网(www.yabo-bls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沪ICP备08001608号-1